《國風·衛風·氓》選自《詩經》【春秋】

視頻加載中...

氓之蚩蚩,抱布貿絲。匪來貿絲,來即我謀。送子涉淇,至于頓丘。匪我愆期,子無良媒。將子無怒,秋以為期。

乘彼垝垣,以望復關。不見復關,泣涕漣漣。既見復關,載笑載言。爾卜爾筮,體無咎言。以爾車來,以我賄遷。

桑之未落,其葉沃若。于嗟鳩兮,無食桑葚!于嗟女兮,無與士耽!士之耽兮,猶可說也。女之耽兮,不可說也。

桑之落矣,其黃而隕。自我徂爾,三歲食貧。淇水湯湯,漸車帷裳。女也不爽,士貳其行。士也罔極,二三其德。

三歲為婦,靡室勞矣;夙興夜寐,靡有朝矣。言既遂矣,至于暴矣。兄弟不知,咥其笑矣。靜言思之,躬自悼矣。

及爾偕老,老使我怨。淇則有岸,隰則有泮??偨侵?,言笑晏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注釋】

(1)衛國大致在今河南安陽、鶴壁、濮陽一帶,由封康叔建國定都于朝歌(今河南淇縣)。氓(méng):《說文》“氓,民也?!北玖x為外來的百姓,這里指自彼來此之民,男子之代稱。蚩(chī)蚩:憨厚、老實的樣子。一說無知貌,一說戲笑貌。

(2)貿:交易。抱布貿絲是以物易物。即:就。謀:古音咪(mī)。匪:讀為“非”。謀:商量?!胺藖怼倍涫钦f那人并非真來買絲,是找我商量事情來了。所商量的事情就是結婚。

(3)淇:水名。(今河南淇河)頓丘:地名。(今河南清豐)丘:古讀如“欺”。

(4)愆(qiān):過,誤。這句是說并非我要拖延約定的婚期而不肯嫁,是因為你沒有找好媒人。

(5)將(qiāng):愿,請。

(6)垝(guǐ):倒塌;倒塌的。垣(yuán):墻。復:返。關:在往來要道所設的關卡。女望男到期來會。他來時一定要經過關門。一說“復”是關名。復關:衛國的一個地方。

(7)涕:淚;漣漣:涕淚下流貌。她初時不見彼氓回到關門來,以為他負約不來了,因而傷心淚下。

(8)載:語氣助詞。載笑載言:(因為高興而)又說又笑。

(9)卜筮(shì):燒灼龜甲的裂紋以判吉兇,叫做“卜”。用蓍(shī)草占卦叫做“筮”。體:指龜兆和卦兆,即卜筮的結果。咎(jiù):災禍。無咎言:就是無兇卦。

(10)賄:財物,指妝奩(lián)。以上四句是說你從卜筮看一看吉兇吧,只要卜筮的結果好,你就打發車子來迎娶,并將嫁妝搬去。

(11)沃若:猶“沃然”,像水浸潤過一樣有光澤。以上二句以桑的茂盛時期比自己戀愛滿足,生活美好的時期。

(12)于嗟鳩兮:于:通“吁”(xū)本義為表示驚怪、不然、感慨等,此處與嗟皆表感慨。鳩:斑鳩。傳說斑鳩吃桑葚過多會醉。

(13)耽(dān):沉溺,貪樂太甚。

(14)說:通“脫”,解脫。

(15)隕(yǔn):隕落。黃:變黃。其黃而隕:猶《裳裳者華》篇的“蕓其黃矣”,蕓也是黃色。

(16)徂(cú):往;徂爾:嫁給你。徂,往。食貧:過貧窮的生活。

(17)湯湯:水勢浩大的樣子。漸(jiān):浸濕。?。╳éi)裳(cháng):車旁的布幔。以上兩句是說被棄逐后渡淇水而歸。

(18)爽:差錯。貳:“貣(tè)”的誤字?!柏枴本褪恰斑╰è)”,和“爽”同義。以上兩句是說女方沒有過失而男方行為不對。

(19)罔:無;極:標準;二三其德:言行為前后不一致。

(20)室勞:家務勞動。靡:無。靡室勞矣:言所有的家庭勞作一身擔負無余。

(21)夙:早。興:起。這句連下句就是說起早睡遲,朝朝如此,不能計算了。

(22)“言”字無義。既遂:就是《谷風》篇“既生既育”的意思,言生活既已過得順心。

(23)咥(xì):笑貌。以上兩句是說兄弟還不曉得我的遭遇,見面時都譏笑我啊。

(24)靜言思之:好好地想一想;躬自悼矣:真為自己感到悲傷。

(25)及爾偕老,老使我怨:當初曾相約和你一同過到老,現在偕老之說徒然使我怨恨罷了。

(26)隰(xí):低濕的地方;當作“濕”,水名,就是漯河,黃河的支流,流經衛國境內。泮(pàn):通“畔”水邊,邊岸。以上二句承上文,以水流必有畔岸,喻凡事都有邊際。言外之意,如果和這樣的男人偕老,那就苦海無邊了。

(27)總角:男女未成年時結發成兩角,稱總角。宴:快樂。晏晏(yàn):和悅貌。

(28)旦旦:誠懇的樣子。反:即“返”字。不思其反:言不想那樣的生活再回來。

(29)反是不思:是重復上句的意思,變換句法為的是和下句葉韻。哉(古讀如茲zī):語氣詞;末句等于說撇開算了罷!

(30)咎(jiù):災禍

(31)漸(jiān):濺濕,浸濕。

(32)?。╳éi)裳(cháng):車兩旁的布幔

【譯文】

那個人老實忠厚,拿布來換絲。并不是真的來換絲,到我這來是商量婚事的。送你渡過淇水,直送到頓丘。不是我故意拖延時間,而是你沒有好媒人啊。請你不要生氣,把秋天訂為婚期吧。

登上那倒塌的墻,遙望那來的人。沒看見那來的人,眼淚簌簌地掉下來。終于看到了你,就又說又笑。你用龜板、蓍草占卦,沒有不吉利的預兆。你用車來接我,我帶上嫁妝嫁給你。

桑樹還沒落葉的時候,它的葉子新鮮潤澤。唉,斑鳩啊,不要貪吃桑葚!唉,姑娘呀,不要沉溺于男子的愛情中。男子沉溺在愛情里,還可以脫身。姑娘沉溺在愛情里,就無法擺脫了。

桑樹落葉的時候,它的葉子枯黃,紛紛掉落了。自從我嫁到你家,多年來忍受貧苦的生活。淇水波濤滾滾,水花打濕了車上的布幔。女子沒有什么差錯,男子行為卻前后不一致了。男人的愛情沒有定準,他的感情一變再變。

多年來做你的妻子,家里的勞苦活兒沒有不干的,每天早起晚睡,沒有一天不是這樣。你的心愿滿足后,就兇惡起來。兄弟不了解我的處境,都譏笑我啊。靜下來想想,只能自己傷心。

原想同你白頭到老,但(現在)白頭到老的心愿讓我怨恨。淇水再寬總有個岸,低濕的洼地再大也有個邊(意思是什么事物都有一定的限制,反襯男子的變化無常)。少年時一起愉快地玩耍,盡情地說笑。誓言是真摯誠懇的,沒想到你會變心。你違背誓言,不念舊情,那就算了吧!

《國風·衛風·氓》是中國古代第一部詩歌總集《詩經》中的一首詩。這是一首棄婦自訴婚姻悲劇的長詩。詩中的女主人公以無比沉痛的口氣,回憶了戀愛生活的甜蜜,以及婚后被丈夫虐待和遺棄的痛苦。全詩六章,每章十句。第一章,追敘自己由初戀而定的婚;第二章,敘述自己陷入情網,沖破了媒妁之言的桎梏而與氓結婚;第三章,她對一群年青貌美的天真少女,現身說法地規勸她們不要沉醉于愛情,并指出男女不平等的現象;第四章,對氓的負心表示怨恨,她指出,這不是女人的差錯,而是氓的反復無常;第五章,接著追敘她婚后的操勞、被虐和兄弟的譏笑而自傷不幸;第六章,敘述幼年彼此的友愛和今日的乖離,斥責氓的虛偽和欺騙,堅決表示和氓在感情上一刀兩斷。此詩通過棄婦的自述,表達了她悔恨的心情與決絕的態度,深刻地反映了古代社會婦女在戀愛婚姻問題上倍受壓迫和摧殘的情況。